北北的猫桑

萌新瑟瑟发抖qwq不定时上传自己写的诗w

路灯一颗颗落下
延伸至目光之外
在属于它的花季里
雪花没能如约绽放

焰火取而代之
在丧失温度的夜里
将色彩献给幸存的
孩子的笑脸,接着
一块块矩形光斑
点亮,点亮,熄灭
成为绝佳的
拒绝二氧化硫的借口
伪善者

在时间的流逝中
一条条航线崩塌
伴随着梦呓,这种
谵言妄语
回忆与期望,离别与
回归,“童年不足
无法充值”
令人费解的世界
老鼠偷油点起了灯笼

没有麻将牌的声音
没有讨厌我的她,没有
年年点起灶火的
她们,失去了
活着的权利
回家的权利,还有
自由
闲置了九年的茶杯
每晚都盈满了
母亲梦里的泪水

于是钟声响起
之前的所有,正在
失去意义,分崩离析
最终由一场荒诞的噩梦
结束了
整个冷清的日子
而微不足道的被施舍的祝福
也终于消亡在
我与猫为伴时的歌声里。

再次启程。

请让我
再一次沉眠吧
星星在一夜之间
被灯光灭绝,犹如
几颗泪珠的陨落

冬至后天气回暖
喧嚣的阳光带来最后的绝望
新的梦境,以及
重回虚妄的女孩

昏暗的梦境深处
身旁的她
细声细气,对我耳语
预言黄昏时分的灾祸
或明或暗的笑脸
掩埋了闪烁的音符

哦,晚安
晚安,请让我再一次沉眠
昏暗再多几许深邃
我将重新追寻梦中的泪水。

冬季的妄想

我希望我的每一个句子都可以闪闪发亮。
这里猫桑,请多关照。

诗句从某点辐散
泛滥,失去了温度
要我在此处沉眠
要我和去年凋零的花束
在不断延伸的梦里迎接春天

幽暗的角落里
冰开始变得柔软
开始轻声哭泣
向老猫询问自己的归期

桃树从某个躯干上开出花朵
在诡谲变幻的云层里笑了起来
又消失在一场雨中
融化成一片影子,捉住灯光
再向树丛中逃离

而季节的青眼渐渐白化
无可挽回地变成霜雪
最终落在流亡的句子上
融解了虚幻的梦境,任由
几条幸存的平行线
主宰我剩余的生机

再回头看时
孔雀羽毛,一二三根
依旧紧紧依偎在玻璃上
冬天的结尾
仍是遥不可及。